德国:检察官在刑事诉讼中的作用
时间:2019-05-15  作者:施鹏鹏?褚侨  来源:检察日报
【字体:  

施鹏鹏

德国检察官在刑事诉讼中身居要职,既主导着侦查程序,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公诉的进程及结果。依《德国刑事诉讼法典》第152条第2款及第160条第1款之规定,检察官经由刑事检举或其他途径获知嫌疑人犯罪嫌疑,并且其嫌疑程度达到“有充分的实际线索表明犯罪发生”时,即可启动侦查。对于诸如普通盗窃、醉驾等简单、轻微的犯罪案件,警察通常可独立进行侦查,但也应及时将案件处理结果及卷宗材料移送检察官。对于警方移送的案件,检察官将审查具体的侦查步骤,并根据事实查明的程度作出相应的侦查终结命令。如检察官认为案件事实未充分查明,可发出补充侦查命令,例如命令询问其他相关证人,将案件退回警方进一步侦查。在涉及范围较广、案情较为复杂的案件中,警察需在检察官的指挥下进行侦查活动。一些需要法官授权的强干预性措施还需要由检察官向主管法院申请实施并委托警察根据法院的命令执行。

检察官可采取三类处理方式终结侦查程序

根据案件情形及侦查结果,检察官可采取如下三类处理方式终结侦查程序:

一、提起公诉或类似起诉的方式。(1)提起公诉:如检察院认为被指控人具有充分的犯罪嫌疑,即其定罪的可能性大于无罪的可能性,将向主管法院提起公诉。(2)提出刑事处罚令申请:针对轻罪案件,如检察院根据侦查认为没有庭审的必要,可以申请法院签发书面的刑事处罚令,法院据此经由书面审对被指控人定罪量刑。(3)请求适用其他特别程序,例如保安处分程序、简易程序、没收与扣押财产程序等。

二、程序停止。德国刑事诉讼中的程序停止是指一切因不符合法定诉讼要件或者存在法定理由时阻止程序继续进行的情形。程序停止不仅可以在提起公诉前由检察机关决定,也可以在提起公诉后的中间程序及主要审判程序中由法院决定。检察官在侦查终结时可以决定的程序停止主要包括如下四种类型:(1)因缺乏充分嫌疑而导致的程序停止

(《德国刑事诉讼法典》第170条第2款),即因在侦查终结后未达到起诉的证据标准而停止程序;(2)因无罪责而导致的程序停止,即因被告人不具备刑事责任能力而停止程序;(3)不附义务的程序停止,包括因罪责轻微停止程序(《德国刑事诉讼法典》第153条)、因满足免于刑罚的条件不起诉(《德国刑事诉讼法典》第153b条)、对特定外国犯罪行为的不追诉(《德国刑事诉讼法典》第153c条)、数罪中对仅能判处不重要附加刑的犯罪行为的不追诉(《德国刑事诉讼法典》第154条)等;(4)附义务的程序停止,是指在罚款、万喜彩票官方平台劳动等义务能够弥补犯罪损害且不与罪责严重性相抵触的情况下,对被指控人的所犯轻罪不起诉的同时科处一定的法定附加义务(《德国刑事诉讼法典》第153a条)。

三、案件移交及其他结案方式。案件移交主要是由于缺乏管辖权而将案件移送给其他有管辖权的检察院,或者依《违反秩序法》第41条第2款以及第43条之规定移送有管辖权的行政机关。此外,根据《德国刑事诉讼法典》第376条之规定,只有存在刑事追诉的公共利益,第374条所列举的可自诉的犯罪才能由检察院提起公诉。因此,实践中也存在一些因缺少充分的刑事追诉公共利益而由公诉转为自诉的案件。另外,还有部分案件因与其他刑事案件相关联而暂时中止或者另行处理。

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局发布的数据,自2013年起至2017年止,德国州检察院与基层检察院每年办结的刑事侦查案件总量大约在450万件以上,其中2016年达到500万件以上。在侦查终结的方式中,程序停止所占比例最大,大约在56%至60%之间;真正以提起公诉或类似起诉的方式终结的案件仅约占20%。

在所有程序停止的案件中,以缺乏充分嫌疑为由的程序停止占据比例最大,不附义务的程序停止次之。以2017年德国检察院的业务统计数据为例,以严格意义上的起诉方式终结侦查程序的案件比例仅占8.37%,绝大多数的案件由检察院以停止程序、提出刑事处罚令申请等较为简易的方式终结。通过程序停止的适用以及刑事处罚令程序、简易程序等刑事特别程序的设置,检察官在侦查终结时能够将案件进行有效的繁简分流,筛选出较为重大、疑难的案件进入后续的中间程序和主要审判程序,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消解法院的审判压力。

进入法官视野的案件走向

检察官以提起公诉或采取其他类似起诉的方式终结侦查程序后,案件进入由法官主导的中间程序及主要审判程序。案件可能出现两种走向:

一种是获得对被告人定罪量刑的肯定性后果,即检察官提起的公诉案件经过中间程序的审查顺利进入主要审判程序,并最终经过完整的法庭审理使被告人获得有罪判决,或者检察官提出的刑事处罚令申请得到法官的认同,并最终以书面的刑事处罚令的形式对被告人定罪量刑,或者其他特别程序中得到类似有罪判决的情形。

另一种是获得未对被告人定罪量刑的否定性后果,此种情形较为复杂,包括:(1)拒绝开启相关程序,即法官在中间程序中以案件未达到充分嫌疑的证据标准为由拒绝开启主要审判程序,或者依法拒绝适用特别程序,同时法官因认为被指控人没有充分嫌疑而作出拒绝签发刑事处罚令的裁定,也相当于拒绝开启主要审判程序的裁定;(2)撤回公诉或相关申请,即检察官主动在主要审判程序开启前撤回公诉,或者依法撤回适用特别程序的申请;(3)程序停止,除前述因罪责轻微或仅能判处不重要的附加刑等而导致的不附义务的程序停止以及附义务的程序停止以外,还包括因诉讼障碍(《德国刑事诉讼法典》第206a条)、万喜彩票官方平台登录修改(《德国刑事诉讼法典》第205条)以及撤回公诉等而导致的其他程序停止情形;(4)无罪判决,即法官在主要审判程序中以判决形式宣告被告人无罪。据此,排除所有获得否定性后果的情形,将所有被定罪处刑的人数与接受审判(包括普通的庭审与刑事处罚令、简易程序等特别程序)的人数作比较,即可得出德国刑事诉讼中的定罪率。

分析德国联邦统计局发布的五年(2013年-2017年)定罪率数据,可以看到,在2013年至2017年之间,德国的定罪率大约在81%左右。这样低的定罪率在以实质真实为导向的职权主义国家中显得尤为特殊。剩余19%的被告人是如何获得无罪的?这值得探究。以2017年德国所有地方法院审结的案件统计数据为例,2017年,德国地方法院共对717864名被指控人进行了处理,其中未被定罪处刑的被指控人共计243053人,其余被指控人中63.55%被定罪处刑,剩余人员则以移送更高一级法院、暂时中止审理等其他方式得到处理。在未被定罪处刑的被指控人中,仅有11.29%获得正式的无罪判决,而大多数情况是适用程序停止作出处理,其中尤以不附义务的程序停止最常适用。总体而言,可能包含检察官起诉错误因素的“拒绝开启相关程序”以及“撤回公诉及其他申请”所占比例较小,可见,德国检察官的公诉质量呈现出较为良好的状态。

诉讼结果不会影响检察官业务考核

至于诉讼的结果为何,不会影响检察官的业务考核。根据德国莱茵兰-普法尔茨州于2016年9月5日发布的万喜彩票官方平台登录文件《法官、检察官的业务考核》的相关规定,对于法官、检察官的业务考核内容仅包括任职资格、能力和专业绩效三个方面,具体而言有责任感、决断力、思考和判断能力、抗压能力、专业知识、努力程度、独立性、执行力、组织能力、规划能力、社交能力等若干考核标准。考核偏重于整体性的主观评价,胜诉率或者起诉率等数据并不作为检察官业务考核的标准。

(作者分别为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中国政法大学博士研究生)

[责任编辑: 佟海晴]